当前位置:主页 > B点生活 >Uber是真共享经济,还是破坏交通体制的吸金大法? >
Uber是真共享经济,还是破坏交通体制的吸金大法?
上传时间:2020-06-09点击:375次
Uber是真共享经济,还是破坏交通体制的吸金大法?

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是,是共乘服务。

没错,就是 Uber。

最近 Uber 被台湾各层级政府大刀开罚 ,由于 Uber 的营运模式有助其迴避司机违规的法律责任,首当其冲的还是 Uber 的司机。这次开罚引发了不少争议,许多人都将矛头指向政府,批评其食古不化、扼杀科技产业。

敝人自己也来自于科技产业,也能体会这种忿忿心情。

虽说台湾政府在科技产业相关法案多处仍需改进,在面对 Uber,台湾政府并不是特例。从美国 纽泽西州 、 加州 、 纽约 等地,到 加拿大 、 法国 、 泰国 等几乎到哪里罚到哪。各国政府很有可能是过度保护计程车工会,但是在批评的同时,我们是否思考过这问题的癥结在哪?

Uber 是革了谁的命

要了解 Uber 的创新在哪里,我们要先懂 Uber 的商业模式和计程车与传统叫车公司有甚幺不同。

叫车公司一般来说都是一家公司拥有自己的车辆,并聘请司机来提供载客服务。因各地法律不同,司机可能是公司员工,也有可能是自由业工作者。因此这些职业司机会因公司的营运模式不同而享有不同的保险和福利。

计程车在许多国家都是由政府行政机关管理数量的一种载客系统。由于政府限制计程车许可证的数量,因此许多计程车许可证常常被投资人或计程车公司买下,然后再转租给计程车司机。许多计程车司机拥有自己的车辆,也有司机向计程车公司承租。

不管是叫车公司还是计程车,都有一共通点,那就是他们受行政机关监督。因为他们属于营业车辆,必须要有职业驾照、保险和牌照。这些相对于私人驾照、保险和牌照,资格都更严格,审核程序也更昂贵。 营业用保险除了保护司机和公司以外,也要保执业时搭载的乘客 。

而 Uber 呢?

Uber 绝大多数的司机都是私人户,开的是自己的家用车辆。Uber 本身是以媒介平台和代收帐款服务自居,视所有司机为自由业工作者。而 Uber 跟计程车公司和叫车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旗下司机几乎都没有营业用驾照、车子也没有营业用保险和牌照。当 Uber 与其竞争者 Lyft 在「车体安全检查」议题上被质询时,两公司都是推託 要求司机负起责任 。

因此严格上来讲,Uber 旗下的司机和其拥有的客车, 绝大多数都不能合法执行商业载客服务 。对此,Uber 仍称其为共乘服务,意思就是司机其实是自己已有目的地,只是「顺路」载客人并「意思意思」收取小额报酬,也就是「搭顺风车」的概念,藉此闪避法律问题。

但是搭过 Uber 的朋友都知道,几乎所有 Uber 的司机都是守着手机等乘客,根本没有「顺风车」的说法。而当然行政机关也不是白癡,如 Uber 所在的加州政府就下达通牒表示 所有 Uber 司机都需要商用执照 。

Uber 版本的创新

讲到这里,很多人说 Uber 创造的是个新经济。

对此,敝人不得不直言:鬼扯淡。

其实这种「地下载客服务」在几乎所有城市都存在。敝人在台湾搭过、在纽约搭过,在拉丁美洲也搭过。这些服务存在有三种原因:第一就是该城市的运输需求过大,而政府又尚未释出更多的计程车执照,或叫车公司无法成功拓展业务;第二原因就是一般载客服务的价格超出一些族群的负担能力;最后的原因,就是一区域完全没有合法载客服务。

笔者身在地纽约,三种原因造就的载客服务都有。

在台湾我们或许比较少观察到第三种原因,但是光是在纽约,就有一些离曼哈顿偏远的贫困社区,几乎没有银行愿意设立分行,当地几乎看不到计程车,更不用谈较高级的司机服务。

这些地区有时候会有一些看起来非常危险的厢型车以两三块美金的费用载乘客。

而这些载客服务的司机,几乎全部都是私人驾照、私人保险、私人牌照,非法进行载客服务。

这些司机有没有被取缔? 当然有 。

但是被取缔会上新闻吗? 不会 。

为什幺?这些地下载客服务被普遍认为是骯髒、不守法和危险的服务。所以就算被取缔罚到脱裤,也不会有人问起。

搞不好道德魔人还会出来说这些司机没出息,不事正经营生。

所以 Uber 哪里不同?

光从司机和车辆的法律定位,Uber 跟这些存在数十年的地下载客服务有甚幺不同吗?

没有啊。

但是司机和车辆的素质非常不同。

个人在美国和台湾都搭过 Uber。在美国敝人记忆中搭过的二十几次 Uber,几乎碰到的司机谈吐都有一定水準,而且多数都算年轻而且拥有大学学历。个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位曾就读我母校隔壁大学的司机跟我聊哲学,还有一位有喜欢养鸟的司机说他花了两万台币去买一只热带鹦鹉。而在台湾搭 Uber 的经验则是司机更年轻且都有大学毕业。

论车辆,多数的车辆至少有 Toyota 和 Honda 中型车的等级,多乾净舒适车龄都在十五年以下。

讲到这边,容许敝人自 风传媒的一段评论 ,转述其对于计程车的观感,以及和 Uber 的不同:

「一般计程车常有车辆老旧有异味或司机素质不佳等问题,Uber 车辆却极少有这类情况,其基础原因就在于 Uber 设有乘客与司机间的双向评价机制,若司机获得的评价长期偏低那幺 Uber 就会取消他的媒合资格,故司机们都会将车辆整理乾净无异味,也避免在车上抽烟或强迫乘客聊天。」

而对于计程车司机的素质较 Uber 差的说法,其实并不罕见。

敝人同意,Uber 的司机和车子的素质或许比计程车好。

计程车呢?

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是从 Uber 的角度去探讨这议题,现在不妨去探讨一下计程车司机的角度。

在台湾的朋友们,可以闭上眼睛想像一下「开计程车」这词的连带意境。

许多人的直觉是计程车司机的收入不是很好,可能会在车上抽菸、嚼槟榔、看连续剧。

在纽约,计程车司机给人的刻板印象,就是很多中东、南亚、非洲和东欧移民。车上通常都有点黏黏的而且有股怪味。

当我们将话锋这幺一转,是不是突然感觉这幺说话很不礼貌?

这也是为什幺敝人先声明如此讨论并非有歧视之意,而是其实计程车这行业在我们社会中,已经有一种刻板印象。

但是别忘了,计程车司机除了自己要自费买车或租车以外,还得跟计程车公司或投资基金承租计程车许可证才能够合法执业。你在街上看到的每一位计程车司机,都是经过合法程序去报考营业用驾照、申请牌照和购买保险后才上路的。

对簿公堂

容许小弟我进一步去分析先前的言论:

计程车司机 :被认为素质稍逊,车内环境较骯髒且带有异味让人不舒服。许多司机多是全职开车,收入不属于台湾人认定的中高薪族群。 司机与其车辆需受政府行政机关管理,有营业用驾照、牌照、保险以及计程车许可,故能合法营业 。

Uber 的司机 :被认为素质明显较计程车好,许多司机都有受过高等教育。许多司机拥有正职,只是开车赚外快,薪水分布较广,但普遍较计程车司机高。司机与其车辆在政府行政机关的定义下都是私用车辆,但是却在没有合法营业用驾照、牌照、保险的情况下进行非法载客行为。

而许多人的反应是甚幺?

因为 Uber 司机和车辆给人的「观感」比较好,因此即使是非法,政府也应该要立法通融。而计程车司机与其车辆给人「观感」较差,即使其遵守所有营业客车的合法程序,也活该被非法司机取代。

听出来了吗?

这是不折不扣的阶级歧视啊!

说穿了,真正大家袒护 Uber 司机的原因,跟 Uber 的营运模式和合法性无关,而只是很单纯的:

因为 Uber 司机和 Uber 乘客来自于相似的经济和社会族群。

然而当我们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因为我喜欢他,因此他就算犯法也没关係;因为我不喜欢他,因此他没做错事被人家抢了生计也无所谓。」这种充满歧视语言的护短言论有多幺荒唐。

而别嫌敝人把话说白了点,想要更好的司机和更好的车辆,请问合法的高级叫车服务为什幺不用?

因为帮腔的不想花那个钱。

所以说穿了就是帮腔的只想着自己。

Uber 的责任

而至此,Uber 有甚幺责任呢?事到如今,Uber 与其他「共乘服务」公司仍然是秉持自己是媒合服务,并不需直接对司机和其车辆负责。

而这也是许多 Uber 拥护者的辩词。

如果遵循这种逻辑,那若在餐厅地下室开赌场、在夜店里面贩卖毒品、在小吃店后面拉皮条,警察只能取缔赌客、毒头、老鸨、私娼等,这些提供交易场所的知情业主通通都无罪。

这种说法自然不合理。过去在科技业已经有许多先例,如搜寻引擎、档案分享系统,都曾经用同样的「都是使用者的错」之荒腔走板去逃避法律责任。而对此,在美国政府也祭出 相关法案 后使得这些提供服务的公司有义务通知使用者侵权行为,并索取任何版权软体的合法使用权证明,而不是刻意包庇使用者继续上传分享他人的智慧财产。在这科技业对于权益的冲击,各国政府都不断地在立法和修法来保护各种服务使用者的权益。

而 Uber 今天明明已经知道自己旗下的司机与其车辆几乎都是非法经营,却毫不汗颜地向司机抽成。 况且 Uber 推出折扣时不但不是自己吸收成本,还是等比例大砍司机的收入。而被法务机关质询时,却推说全部都是司机的错,请问这样对吗?

而计程车司机和叫车服务遵循法规合法上路,结果有一群非法的私营计程车恶性削价竞争,结果科技业与其拥护者不但没有谴责共乘服务破坏了法治和公共安全,反而因为自己的观感而嘲笑合法业者活该被取代。

今天 Uber 要继续经营,当然可以,但是是不是应该要确保其驾驶都通过营业的驾照考试,并且有营业用客车保险来确保所有人的安全?

这荒腔走板上演时,或许我们都没仔细想过:一间靠法律漏洞破坏交通安全体制来牟利的公司, 竟然是全球私募和创投基金的热门投资对象 ,如今上看IPO。同样地,计程车因为许可证控管,在纽约这样的大型城市,计程车许可证的拍卖单价已经超过一百万美金。正因如此,计程车许可证被投机户买断,躺着赚许可证租金。

不管是 Uber 还是计程车行业,背后的黑手是同一只:玩弄资本的投机客!在底下的司机不管在两种体系下都是被剥削的对象,然而我们却纵容这些投机客继续玩弄我们的运输体系。

敢问,今天我们应该的做的,到底是用力斗争这些底下的司机呢?还是去修复被投机客用反竞争和法律漏洞破坏的运输体系?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Uber是真共享经济,还是破坏交通体制的吸金大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