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P恵生活 >Uber游走道德与律法 雇佣关係不明风险反增 >
Uber游走道德与律法 雇佣关係不明风险反增
上传时间:2020-06-09点击:452次
Uber游走道德与律法 雇佣关係不明风险反增

Airbnb与Uber进军台湾,掀起热门话题且争议不断,其所代表的「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是新兴的网路平台商业模式,可有效地媒合供需双方,促进资源的充分利用,达到「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美丽境界。

苹果于今年(2016)5月间宣布以10亿美金投资中国最大叫车公司滴滴出行,就是Uber在中国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然而共享经济的破坏式创新,也会颠覆原有的市场竞争秩序,造成从业人员与消费者权益保护不周的疑虑,因而引起政府介入管制,例如:交通部宣布于今年6月1日起与六都交通局处联手加强取缔Uber,公平会也以Uber广告不实为由对业者开罚。实则,商业创新亦须搭配法律管制的创新,才能相辅相成,与时俱进。

闲置资源的共享利用

Uber游走道德与律法 雇佣关係不明风险反增

苹果投资中国大陆滴滴出行,就是看中其共享经济广大商机。

地球资源有限,其配置亦有不公平之处,拥有资源者可能闲置浪费,资源需求者的财力未必充足。然而,享受不一定要拥有。如果可以低价获取资源的使用权,未必就得出高价取得所有权,得「以租代买」。为了要满足居住与通行的需求,我们不一定就得花大钱买房车,也可以短期承租;而那些花大钱买的房车,如果经常闲置,也是资源浪费,倘若可租出去,则物尽其用。

但是笨蛋,问题在于:将闲置资源的供给与需求双方媒合在一起并不容易,有相当的交易成本。共享经济某程度解决前述供需媒合的问题,让空屋、空车、闲钱、闲人等闲置资源,可以藉由平台媒合让更多人使用,其典型案例就是与民生住行需求相关的Airbnb与Uber。

Airbnb让屋主可以将空房出租给旅客短期居住,Uber则使车主得兼差当司机载客人趴趴走,两者结合在一起可丰富外来游客旅居当地的生活体验。共享经济的商业运作是透过网路平台与行动App机制媒合闲置资源(如房、车)的供需双方,使得资源的剩余价值可按需求(On-Demand)充分利用。平台业者以资讯处理及媒合配对为主,并不拥有闲置资源,但掌控金流收过路财,聚沙成塔。随着网路科技的进步与商业创新,媒合广大的供需双方更为容易且经济,迈向零交易成本的市场环境。

平台的用户(包括供需两方)越多,平台就越有价值,平台赚的钱也越多,此即网路效应(Network Effect),也因此Airbnb与Uber的估值极高,将来IPO上市钱景,不可限量。

历经金融风暴、经济动荡、失业率提升以及财富分配严重不均的全球性阵痛,共享经济看起来似乎是一帖救经济的良药,让供应方的闲置资源充分利用(也促进就业),需求方获得物美价廉的使用权,而居中牵线的平台业者亦可获得不错的报酬,并吸引投资者注入资金期待将来高额获利,但其所勾勒的明日世界图像是否确实真的这幺美好?

新兴商业模式对既有法制的冲击

Uber游走道德与律法 雇佣关係不明风险反增

大陆滴滴出行是中国版的Uber,但却成为Uber的最大劲敌。

共享经济的创业者大多认为他们的商业模式是经营平台,负责媒合供给与需求双方,但不需要购买供给方所提供的资源(如房、车),也不需雇用供给方人员,平台本身并没有从事供应方所提供的业务,因此可摆脱供应方既有的行业管制( 如旅宿业、运输业),亦可节省大笔的资本支出,以及规避劳动法令所产生的人事成本。

但平台业者却可以自广大的需求方收取的使用金额,扣款后再转交给供给方,也就是该赚的钱跑不掉,没有被客户倒帐的风险。平台业者就其收益固然也要缴税,却亦进行租税规划选择在税赋较轻的国家注册及缴税。简言之,平台经营者的成本可以降到很低,财源则滚滚而来,难怪其估值具有作梦的想像空间。

这种商业模式似乎是一本万利,几乎所有的传统产业( 如房屋租赁业、运输业等) 以及食衣住行育乐等民生必需品,都可以藉由平台的设计,华丽转身变成高科技资讯产业。甚至连律师这种受律师法与律师伦理规範高度管制的行业,实务上也有居间媒介的平台业者向律师会员收取性质上相当于介绍费的金额而引起争议。但真的是业者说的算,可轻易地摆脱原有的法律管制吗?

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在许多国家城市遭到许多反抗,因其不仅会对既有受到管制的行业(如饭店旅馆业、计程车业)产生市场竞争的冲击,也会有对平台供需双方的从业者与消费者之权益保障是否充足的问题。

例如:Uber认为其与司机是约聘关係,而不是雇佣关係;Uber司机是独立外包人员(Independent Contractor) 并非Uber的员工(Employee),此法律定性也高明地写入Uber 与所有用户(包括司机与乘客)的合约之中。

如此一来,Uber不须受到各国劳工法令关于员工最低薪资、最长工时、费用补偿、退休金与保险等拘束,可节省大笔成本。如Uber司机发生肇事责任或其它侵权行为,Uber也比较容易规避法律责任。然而在美国已有Uber驾驶挑战上开片面的法律诠释,主张Uber是司机的僱主,其中有获加州劳工裁决委员会认可者,但仅为个案,尚非确定之法律见解。

另有众多Uber司机共同委聘知名劳工法律师Shannon Liss-Riordan在美国加州北区法院对Uber提起集体诉讼,主张渠等係Uber员工并要求Uber补偿服劳务之相关费用,但该案于今年4 月间达成和解协议,由Uber支付司机高达1亿美金的天价和解金且同意建立诸项司机权益保护措施,但并未确认Uber司机为其员工。毕竟倘若Uber司机为其员工,则Uber 的财务成本及法律风险将急剧窜升,不利其公司估值及上市IPO。

诚然,任何科技与商业创新都有解决问题与製造问题的两面性。如果面对问题,选择不变而故步自封,人类社会将难以进步。至于该如何解决问题,也许难以一次到位,但应集思广益,渐进式地寻求解决之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